从2019年财报 看ICT行业的“辛”与“兴”

从2019年财报 看ICT行业的“辛”与“兴”


原创 蒋雅丽 通信世界


承受“阵痛”或是完成“蜕变”的必经体验——随着流量红利快速释放、4G完全成熟、5G建网投资逐步加大,以及提速降费等政策持续推进,2019年的ICT行业整体进入“换挡”窗口期。据工信部发布的2019年1—6月通信业主要指标完成情况,通信业2019年1—6月累计实现营业收入7710亿元,同比下降0.2%,这是自4G商用后我国电信业首次出现负增长。行业处境之艰难一目了然,寻找转型之道迫在眉睫。


重压之下,往往意味着拐点将至。从近日悉数出炉的运营商及设备厂商等2019年全年财报中可以发现,ICT行业转型初见成效: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2019年通信服务收入同比增长2%、0.5%和0.3%,反转了下滑趋势,业务收入增速企稳回升;华为、中兴、英特尔、诺基亚、联发科等设备厂商的财报均未出现“赤字”,增长势头仍然强劲。经过2019年下半年的积极探索,ICT行业实现了“逆势而上,向阳而生”。


破局传统业务的“迷思”


运营商盈利出现颓势,究其根源,占比较大的传统业务一直增收乏力是主要问题。财报显示,三大运营商2019年语音业务收入大幅下降,短信业务收入与上年持平,流量业务收入略微增长,总体呈现以下几大特点:移动用户增幅收窄,用户规模增速大幅缩减;流量业务的量收“剪刀差”进一步拉大,ARPU值持续下降,DOU却一直在涨;语音业务日渐式微,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2019年语音业务收入同比下降18%、11.1%、14.3%。


特别是在2020年2月运营报告公布后,运营商共计约两千万用户的大量流失再度引人深思。虽然对于三大运营商移动用户增长放缓现状,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作出了解释:“流失或是源自‘双卡用户’,受疫情影响部分用户或会于短时间内放弃其中一张电话卡,故令客户量有所减少。”但人口红利释放完毕等困境确实存在已久,同时提速降费、携号转网等压力依旧,无线及有线业务的量收“剪刀差”效应仍然明显。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运营商到底该如何耕好传统业务这块“基本粮田”?业界普遍认为,加码推进5G或许将是答案,韩国运营商就是个很好的例子——截至2019年底,韩国5G用户达500万,渗透率达到总人口的10%,用户发展远远超过预期。这给我国运营商发展新用户带来很大启示。


对于提高用户价值,部分业内分析师认为,5G有望发展一批高价值的用户,可以将通信消费提升一个台阶。中国移动董事长杨杰也于近日表示:“在进一步拓展年轻人市场,以及完善网络、大规模普及终端、增加客户应用之后,通过聚焦5G产品研发及培养客户消费等,我们相信ARPU会有所提升。”


基于此,未来运营商的流量经营不能再仅依托通用流量规模放大而带来的收入增长,而需要发挥“流量赋能”价值。上海茁思迅行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咨询总监金峰认为,其核心是与各类业务捆绑,而不限于定向流量,同时也需要结合业务需求以及5G技术特性提供差异化网络服务,并在此基础上考虑是否收取增量费用。


转型升级脉络逐渐清晰


长期以来,运营商简单依靠传统要素投入拉动业绩增长已经难以为继,“转型升级”已呈常态化,但似乎三大运营商都未痛下决心,因此一直乏善可陈。步入2019年,面对越来越严峻的传统业务市场新形势,加之5G建设的巨大投资,不太好看的2019年上半年“成绩单”(尤其是2019年第三季度,除了中国联通的利润略微增长之外,另外两家运营商都出现了“双降”)让三大运营商终于不再泰然处之,皆大力推进了由提供“要素”到提供“能力+要素”的转变进程。


中国移动在构建力量大厦的基础之上改变发展定位,由通信服务向通信和信息服务转变,向CHBN(移动、家庭、政企、新兴市场)“四轮驱动”深度转变,全面实施“5G+”计划。


中国电信则重点开拓新赛道,将原有的IT部门和CT部门进行整合,借助5G发力2B行业数字化和信息化,用云网融合一体化为企业客户市场提供支撑。


中国联通继续深化“混改”,在智慧家庭、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方面均“敞开怀抱”携手合作伙伴,并于近日实施大市场统筹下的运营组织体系改革,纵深推进混合所有制的再突破。


财报显示,在三大运营商中,营收唯一保持增长的中国移动可能目前转型效果最佳,其经营收入为人民币7459亿元,同比增长1.2%,收入增幅由上半年的负值转为正值,实现了V型反转。不过,其余两家运营商营收增速虽仍为负数,但相比于2019年上半年却已算是“力挽狂澜”。


可见,处于存量经营时代,运营商更好地打造差异化竞争能力刻不容缓,从聚焦移动市场向家庭、政企等新兴市场全面发力已成为运营商重点发展方向之一。分析三大运营商的2019年全年财报可以得知,云网融合皆成为了2020年运营商提升基础能力的重点,也将会是5G时代运营商的核心竞争力。


而2019年通信行业以IPTV、数据中心、云服务和大数据为主的固定增值电信业务收入完成1371亿元,同比增长21.2%,成为拉动电信业务收入增长的主要因素之一,也印证了这一点。


5G发展使产业链站在“风口”


财报显示,中国联通2019年净利润达到113亿元,同比增长11.1%,成为了三大运营商中利润唯一保持增长的运营商——与中国电信共建共享5G接入网,资本开支得到了大幅节省。不过,运营商是ICT产业的“源头活水”,牵一发而动全身,其大量压缩成本便意味着产业链上下游营收将受到“打击”。以光通信企业为例,运营商压低集采价格,导致除了中天科技之外的所有光通信企业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悉数下降。


在面临“内忧”的同时,设备厂商还遭遇到了“外患”:2019年美国将华为、中兴等设备商列入“实体清单”,限制了其海外市场的发展。不过,随着全球对于5G建设的需求加大,挪威等国家客观以待与我国设备厂商的合作,以及我国运营商加码5G投资,设备厂商终于可以“喘一口气”。


业内分析师马继华认为,5G赋能千行百业,不仅可以提升经济水平,还可以提高社会的管理水平、生活与工作效率。对通信设备商与终端厂商而言,这也就意味着业务范围将从传统的电信运营商扩展到更多的垂直行业,整体的市场规模将进一步扩大。


2019年,在运营商业务领域,华为引领5G商用进程,与全球运营商一起设立了5G联合创新中心,持续推动5G商用和应用创新,实现销售收入296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8%。而得益于电信行业的平稳发展,国内外FDD系统设备、国内外5G系统设备营业收入的同比增长,中兴通讯2019年运营商网络营业收入较上年同期增长,这也是其2019年营业收入较上年同期有所增长的最主要原因。


诺基亚探索5G规模拓展以及加强5G网络建设能力, 2019年第四季度净销售额为69.03亿欧元,与上年同期的68.69亿欧元相比基本持平;英特尔借助5G等技术的发展成功实现自身转型,2019年第四季度数据中心集团业务营收达到72.1亿美元,同比增长了19%。


好风借好力,特别是在5G即将蓄能腾飞的2020年,国家大力推进以5G为中心的新型基础设施建设,5G将成为我国信息通信业创新发展的战略支点。财报显示,2020年,三大运营商将“豪掷”5G建设: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5G相关投资分别约为1000亿元、453亿元、350亿元,在全年开支的占比均超过了50%。


嗅探潮水方向,ICT行业应顺势而为。作为在行业中发挥“扁担效应”的基础运营商,也应积极引导产业链上下游共同攻克5G的“卡脖子”关键技术,带领ICT行业打赢这场“转型升级攻坚战”。



END